2018jxf

2018jxf

  在展厅的尽头,一名逝世船员的怀表停在4 月15 日凌晨1 点50 分,半小时后,“泰坦尼克”沉入深海。各位船员的罹难位置被等比例缩小后标示在脚下的地板上。墙面则记录着灾难发生后南安普顿社会各界的反应。同日格林尼治时间上午11 点,第一份新闻简报被贴在了城里。开始时还有流言说不过是小事一桩,没人伤亡,而最终确认消息到来时,897 名船员中仅有212 名幸存。

  1912 年4 月,电影中的杰克在岸上等待着属于他的那张船票,他是众多南安普顿失业者中的一员,生活在贫民区,在持续不断的罢工中,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临时工生活。其中400 人被工作机会眷顾,成为登上“泰坦尼克号”的“幸运儿”。



  以旅游展示中国形象,以具有永恒价值的内容为读者提供超越景观的挚爱阅读体验。从这里出发,至前者所未致。

  最后的大厅,则是模拟听证会现场。从1912年5月2日开始,一共办了37场听证,总计97位幸存者和海事专家出庭。展厅出口处,另设有一部船员查询系统,无论罹难还是幸存,参观者都可以分别按照船舱位置、年龄、姓名和职务去缩小搜索范围,遗憾的是,有些人从没留下过黑白照片。

  主题展览从6位船员的视角展开,他们分别是船长、大副、一名锅炉工、一位头等舱女佣、一名乘务员和一名了望员。叙事组织犹如一篇“灾难调查特稿”,引人入胜。

  (撰文/图片_张海律/大志、编辑_Rita)曾经,大英帝国的触角通过海洋遍布这个蓝色的星球,没有任何一个路上帝国能与之媲美。五个环绕英格兰的港口,像日不落帝国的光辉般向四海辐射,引以为傲的米字旗永远沐浴在阳光里。三百年的光辉在历次战争中早就黯淡无光,曾经庞大的殖民地体系也在近代独立运动中分崩离析,只有那些军港,依然遥望着属于自己的方向。还好,这些码头留存了下来给后人凭吊。

  怀旧是多数人的俗物,那些百年老照片或更久远的肖像绘画,属于研究兴趣甚至博物考古的范畴,真正让人动容的,是那些与自己生命记忆发生交集的是是非非。刻上历史斑驳的相框、物件和尘封已久的老故事,切实展示着人们的离去与到来:大批英国人,从南安普顿离开,乘着“五月花号”奔赴美利坚,坐上囚船被流放澳大利亚,从此落地生根,遥为异乡人;更多的人,从世界的角落涌入,成为霍华德路街角处的多肤色风景。

  最后的大厅,则是模拟听证会现场。从1912年5月2日开始,一共办了37场听证,总计97位幸存者和海事专家出庭。展厅出口处,另设有一部船员查询系统,无论罹难还是幸存,参观者都可以分别按照船舱位置、年龄、姓名和职务去缩小搜索范围,遗憾的是,有些人从没留下过黑白照片。

  (撰文/图片_张海律/大志、编辑_Rita)曾经,大英帝国的触角通过海洋遍布这个蓝色的星球,没有任何一个路上帝国能与之媲美。五个环绕英格兰的港口,像日不落帝国的光辉般向四海辐射,引以为傲的米字旗永远沐浴在阳光里。三百年的光辉在历次战争中早就黯淡无光,曾经庞大的殖民地体系也在近代独立运动中分崩离析,只有那些军港,依然遥望着属于自己的方向。还好,这些码头留存了下来给后人凭吊。

  坐落在市中心的海城博物馆(Seacity Museum)辟出了很大一部分空间留给名叫“世界门户”的永久展览。在这个浓缩了历史进程的空间中,最古老的石器时代先祖,像是为无情时间轴上若无其事打酱油的路人,仅留下沾着泥土的瓶瓶罐罐证明自己的存在;西西里的商人跟着罗马大军来了;撒克逊能工巧匠乘着海盗船带着技术和工具来了;胡格诺派带着大革命的精髓——反君主制和新教思想逃难来了,反倒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公民带着强盛日不落帝国的征服欲,从这里走向了世界。

  船头甲板处,更别出心裁地画上了电影中杰克牵着露丝飞奔的浪漫场景。 大副的一句话被刻在模拟大厅:“水手不能在包里揣着一份航海图散步,而必须把整艘船放进自己脑子里。”警句之下,每一个参观者都可以操纵一比一仿真摇杆,完成操控船只通过窄海湾的实战游戏。

  船头甲板处,更别出心裁地画上了电影中杰克牵着露丝飞奔的浪漫场景。 大副的一句话被刻在模拟大厅:“水手不能在包里揣着一份航海图散步,而必须把整艘船放进自己脑子里。”警句之下,每一个参观者都可以操纵一比一仿真摇杆,完成操控船只通过窄海湾的实战游戏。

  船头甲板处,更别出心裁地画上了电影中杰克牵着露丝飞奔的浪漫场景。 大副的一句话被刻在模拟大厅:“水手不能在包里揣着一份航海图散步,而必须把整艘船放进自己脑子里。”警句之下,每一个参观者都可以操纵一比一仿真摇杆,完成操控船只通过窄海湾的实战游戏。

  就这样,这篇“灾难调查特稿”有了一个有力而隽永的收尾。鲜活的生命在最大程度上得到了尊重、得到了追思。

  所幸,那些漂亮的乔治亚式建筑甚至一小片更古老的都铎王朝房舍没有随着战争消失,南安普顿以此为中心,沿着“QE2英里”的历史中轴线,向两侧的泰斯特河与伊钦河的出海口,扩散发育出今天独立于四围汉普郡的单一管理区。

  怀旧是多数人的俗物,那些百年老照片或更久远的肖像绘画,属于研究兴趣甚至博物考古的范畴,真正让人动容的,是那些与自己生命记忆发生交集的是是非非。刻上历史斑驳的相框、物件和尘封已久的老故事,切实展示着人们的离去与到来:大批英国人,从南安普顿离开,乘着“五月花号”奔赴美利坚,坐上囚船被流放澳大利亚,从此落地生根,遥为异乡人;更多的人,从世界的角落涌入,成为霍华德路街角处的多肤色风景。

  幸运的Alcantara 号反衬着悲催的泰坦尼克,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票房大作,以及更早之前的《冰海沉船》,诉说着英国人从南安普顿出走后寻到的噩梦。 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北大西洋航线最奢华的“活动棺材”上的897 名船员半数以上来自南安普顿。海城博物馆为此专门留出了最大的展厅,完全从船员角度出发,以丰富的史料和精巧的互动漂亮地讲述了与电影截然不同的“泰坦尼克故事”。

  世界级的移民城市与海港为伴,这似乎成为全世界的一条铁律。可惜南安普顿并非大城市,虽然这里坐拥英格兰的门户海港优势地位,拥有悠久的经济移民史,但这里的交融似乎被浓缩了。南安普顿人说,这里是英格兰通往世界的客厅,与伦敦的阴冷不同,这里有热情的拥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